东夷集团南方支系的历史变迁和部落构成(一)

都说中华民族是炎黄子孙,都来自于中原,事实果真如此吗?特别是南方的小伙伴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吗?很多南方的小伙伴通过基因检测发现自己属于古东夷集团(JST002611)后裔,没检测基因之前以为自己太南了,检测基因之后却发现并不是南方土著。那么问题来了,南方的小伙伴是认为自己是南方土著还是北人南下呢?如果是北人南下,历朝历代又是如何迁徙的呢?那么,今天这篇文章就是探讨东夷集团南方支系是如何迁徙的。

bki-20110929080639-347966652.jpg


在正式讨论之前,这里要做两点声明。

一,本文只讨论东夷集团,更准确来说,是讨论基因分子圈的东夷后裔,而不是历史文化上的东夷,因为文化上的东夷和基因上的东夷不是一个概念,文化上的东夷属于地域范畴,泛指以山东全境,河南东北,安徽北部和江苏北部一带的部落联盟,以文化为纽带的各色群体集团。而历朝历代研究东夷文化的文献资料数不胜数,写几车博士后论文都说不完,本文就不研究了,本文重点研究基因上的东夷集团;
二,东夷集团虽然以山东境内为主要载体,但经过几千年的繁衍迁徙,已经扩散到了全国甚至全球,当然目前主要还是北方为主,迁徙路径主要有三条,往北迁徙(往内蒙,蒙古,东北一带)称之为北支,往西迁徙(往陕西,西北,中亚一带)称之为西支,往南迁徙(安徽,江浙,湖北,长江以南,珠江流域,东南亚以至于太平洋岛屿)称之为南方支系,而本文只讨论南方支系。

640.webp_.jpg


东夷的族称,今所见文字记载确证的,以甲骨卜辞关于尸(夷)方的记录为最早;最初为下图所示图形,

5C38.png


是个象形字,寓意拘礼作揖的人,因为和中原其他部落礼仪习俗不一样而被区别开来,后来逐渐写成了“尸”,虽然被中原部落称作尸方,东尸,但并不读shi,而是读yi。从文字记载东夷历史的出现应不晚于新石器时代,具体啥来源还有待于后世考古和基因检测,大概思路应该是某文化(有可能是沂沭细石器文化)——裴李岗文化(或者后李文化)——贾湖文化(或者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文明时代(禹夏)。从基因角度来看,东夷的出现也明显要早于9000年前的裴李岗文化,裴李岗文化的时间只能对应JST002611下游的最大支系F325(共祖9150年),而002611共祖于13000年前,所以在裴李岗文化之前肯定还存在一个或多个超级祖先文化。石器时代的历史及变迁本文就不分析了,本文重点分析有文明以后的东夷族群南方支系的历史变迁。

夏代:古籍记载夏代的东方已有众多夷人的方国部落,主体还是分布于山东,安徽北部,江苏北部等。这里大致列举一些方国供参考。《后汉书·东夷传》说:“夷有九种,曰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凤夷、阳夷。”这九种夷都见于古本《竹书纪年》关于夏朝与东方诸夷关系的记载。《竹书纪年》还记载,夏代还有淮夷、蓝夷;《尚书·禹贡》记载两河之间的冀州有鸟夷(一作岛夷);青州在泰山以东至海有嵎夷、莱夷;青州南部至淮河有淮夷;淮南与淮海之间扬州也有鸟夷(一作岛夷)。

说到族群的迁徙,就得说说背后迁徙的原因,人口大迁徙一定伴随着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特别是对于农耕民族这种宅男来讲,远离故土抛家舍业迁徙就更是无奈之举,大致原因可以总结为四点:1,气候变化导致的粮食欠收;2,政治军事动荡生灵涂炭;3,人口急剧爆炸性增长导致土地紧张,需要扩张;4,政府强制迁徙。
 
那么夏代东夷族群往南迁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从史书记载来看,应该是无数次的反反复复的夷夏之争导致的人口南下。在禹建立夏朝之初就已经埋下了夷夏之争的导火索。《国语·鲁语下》:“昔禹致群神于会稽之山,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之,其骨节专车”,這一传说所反映的是禹的盟主权力欲望爆棚,把东夷防风氏镇压,成为后世动乱战争的导火索。而禹本是禅让制得来的盟主地位,当时采用的是原始社会的禅让民主制度,即盟主轮流坐,但禹并不想传位于伯益(皋陶氏子孙,太昊氏后裔),暗中扶持自己的儿子启的党羽和势力,于是,禹死后,联盟大酋长的位置自然落到了启的手里。启死后,夏朝统治者日益腐朽,他的五个儿子相继争权夺位,造成了分裂混乱的局面,而东夷集团有穷氏后羿趁势崛起(伯益后裔,也有学者认为羿和益相同,后羿只是善射的伯益部的代称),这时有穷氏只是取代夏后氏做了部落大联盟的大酋长,夏的继承者太康、仲康和相仍保有自己的部落,与后羿在联盟中结成伙伴关系,尚未大动干戈。民主推举制的遗俗还在起作用,“因夏民以代夏政”也包含了这个意思。后羿在坐了大联盟酋长后,看到政局稳定,也和夏朝统治者一样,整天沉湎于田猎而不修民事,对异族关系缺乏警觉,结果因内乱而被寒浞所杀,寒浞先后灭掉过,戈,二斟,灭相,相妻缗逃往有仍部,相臣靡逃往有鬲部,相妻缗生少康,即中兴之主,少康联合靡等有仍部有鬲部灭寒浞,有穷氏等,归于夏都,开启中兴之治。同时,从这个互相迁徙的过程来看,夷夏部落已经渐渐融合,不再按人群划分,而是按共同利益划分敌友,进一步促进了夷夏的融合。少康之后,又一位霸主继位,名杼,他即位后,发动了一系列对东夷的战争,一直打到郯城和劳山等东海边上,东夷部落从此逐渐低落下去,族群四处迁徙,其中就有向南方迁徙的族群,而夏则逐渐向东迁徙扩展。
以上历史资料参考《竹书纪年》《尚书.禹贡》《左传》《淮南子》等。从这些史料来看,总的迁徙趋势是夏王室逐步东迁占领东夷故土,而东夷有一部分族群则在夏代逐步迁往南方的江淮,其中比较典型的应该是黄夷,莱夷一部分等。

商代:商王朝建立后,九夷基本上臣服,未见有大的征伐。这与商族是出自古夷人部落有很大的关系或者商族与东夷地域接壤,文化趋同。商代的东部地区不是武丁用兵的重点,而且在东部许多地方也早已是商王朝的统辖区,如休(今山东滕县北)、兒(今山东滕县东)、羽(今山东郯城东北)、庚(今山东曲阜与泗水之间)、攸(今安徽宿县与河南水城之间)、来(即莱,今山东黄县东南)等。这些地域风土人情和商朝几乎是雷同一致,或者至少可以称为高度相似,如此一来相互依存度也是非常高,互相交往融合无分彼此,几乎可以称作是商代对战略大后方。商前期的战事主要集中在平定西部的部落,比如土方,鬼方,羌方等,偶有征伐东夷的记录。武丁时期的卜辞中,有几条占卜征伐夷方的记载,有武丁亲自率步兵征伐,有侯告和妇好去征伐,但都没有多大规模,比如:仲丁继位,征于蓝夷。正因为商王朝一直在对西部用兵,才让东部东夷和淮夷坐大。《后汉书.东夷传》曰:武乙衰敝,东夷渐盛,遂分迁淮岱,渐居中土。直到商末,帝辛(纣王)时期,东夷叛乱,商朝派大军征伐。这次征伐历时260日,是商末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据说“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纣“百克东夷”,俘有“亿兆夷人”。这在文献中屡有记载,如《左传》昭公四年云:商纣为黎之搜,东夷叛之。又如同书昭公十二年曰:纣克东夷而陨其身,把对东夷的战争,说成商纣王失国身亡的原因,足见商纣对东夷的战争,使商王朝的实力消耗很大。当周武王率师打到牧野时,商纣王才仓促调遣军队应战。这些军队久困战场,无心战斗,前徒倒戈,终于导致商王朝的灭亡。
以上历史资料参考《竹书纪年》《尚书.禹贡》《左传》《后汉书.东夷传》等。从这些史料来看,商代东夷南迁入淮,正式有了淮夷(商代还只是北淮夷)的说法,应当是两方面的原因,主要原因是商前期不断对西边用兵导致后方东夷坐大,《后汉书.东夷传》曰:武乙衰敝,东夷渐盛,遂分迁淮岱,渐居中土。次要原因是商由于不断对西边用兵,导致不断向东迁都,反过来商又占领了一部分东夷土地,挤压了一部分东夷的地域空间,从而导致一部分东夷南迁,比如蓝夷,徐夷一部分等。

西周:整个西周王室历代帝王都把重点放在东征上,没有停歇过。因为西边和中原是周王室老巢,比较安定,唯有东边和南边夷蛮未服。即所谓“夷蛮要服,戎狄荒服”(《国语.周语上》)。其次要承担“岁贡”的义务和其他服事,“要服者贡,荒服者王”。这个“王”指“来王”、“来(或不定期)朝见周王,西周之世,东夷,淮夷之地是最主要的“要服”、“荒服”地区。金文和史籍资料都表明,周初周公东征时平定了东夷地区,而对淮夷势力只是击溃并迁移了部族大宗,其后对淮海地区的控制力仍然是有限的,所以从成、康起,经穆王,懿王,厉王,直到宣王时,又屡次对淮夷重点用兵。顺序如下:

武王:商亡以后,周军天下,自诩为天子,周人势力开始进入山东江苏等地,攻灭奄与薄姑这两个方国, 奄与薄姑仍是东夷中的大国,姜子牙封在齐今天临淄一带,周公封在鲁,今天曲阜一带。这是周王室分在东方最大的两个诸侯国。东夷部落在山东遭到严重打击。

周公:周室代商以后,周人势力有限,只能通过封分构建金字塔式的防御网络,纣王之子武庚仍然被封为诸侯,让他奉殷祀,用来彰显他的仁义笔者认为是他能力不能完全吞灭商人。分封三个弟弟管、蔡、霍三叔为“三监”负责监视武庚,自己回到镐京。没多久,武王病死,成为即位,周公辅政,总揽大权,三监不满,武庚乘机挑拨离间,然后协同亲商的夷人大国奄、薄姑等反周,周公不得不率军东征,经过三年大战,最后平定三监之乱,杀掉武庚,击退淮夷进攻,然后封纣王兄微子启于宋,爵位为公。

成王:成王亲政以后又再次征讨势力迁出山东鲁地的淮夷、徐夷 及奄,再次大胜。自此之后,山东境内只存在培育出小麦的莱国比较强大,但是后来也最终被齐国吞灭。任、宿、 须句 、 颛臾、莒、郯、谭、费等东夷部落的小国,但是也都是弹丸之城而且,文化上完全被同化也和诸夏通婚会盟。

康王:康王时期,实力恢复的东夷各国掀起反周叛乱,声势浩大。小臣簋等几十种青铜器有记载,形容这场东夷反周叛乱为东人(夷)大反。面对东夷突如其来的反叛,周康王命自己的叔父毛公,率领东八师,前往东方平叛,即毛公东征。战争的结果,周人获胜。周人的大军席卷整个沂沭河谷,一直打倒海眉这个地方,也就是山东东南部的海边。具体哪些国家,金文没有记载,应该是徐奄国,徐淮夷的残余势力,另外这次东征还得到了南部淮水流域蜀,繁,巢等小部落的支持,所以蜀,繁,巢三国应该不属于东夷集团。

穆王:山东一带的东夷被攻灭之后,东夷部落开始向东南发展,处在安徽江苏一带的淮夷,又称淮南夷,南夷,从称呼就可以看见他们逐渐迁徙,或者他们的主力是逐渐向南方的,在迁徙途中,一边休养生息,后来定都城为徐城的徐国开始强大,臣服三十六国方圆五百里的国家出了个徐偃王,施行仁义,迅速强大率领九夷以伐宗周,向西到达黄河。周穆王也害怕他气焰正锐,主动的分东方一些方国给徐偃王统治。但是周穆王的羁縻政策并没有遏止徐偃王的进取,于是亲自率军讨伐命令楚国人协助夹击,斩杀徐偃王,他的儿子率领几万族人迁移到彭城,周穆王仍封他五徐子,继续统制,其他部族四散奔逃,成为安徽地区群舒的来源。

懿王:这个时期周王室并没有出兵平东夷,只是辅助齐国南下攻夷,齐国联合莱国,蒲国,遂国,杞国等南下主要灭掉了虎,庐等国。

厉王:厉王时南夷,淮夷的反击有很多次,几十种青铜器都有记载,就不一一列举了,由于周王室后期统治力量逐渐衰弱,导致南夷,淮夷逐渐向中原迁徙,甚至到达了洛水流域,其中以鄂侯为26国联盟首领。厉王时期由于力不从心,施行残暴统治离心离德,只能采取羁縻和反攻双重手段打压南夷淮夷,最后击退了南夷淮夷,俘获了鄂侯御方,迁南夷淮夷于匡(一说寒亭)。

宣王:令命召穆公及卿士南仲、大师皇父、大司马程伯休父等率军讨伐淮夷,沿淮水东行,使当地大小方国中最强大的徐国服从,向周朝见,各方国都迎接王命,并进献贡物,至此东方各部落才被征服,东方各部落被平定以后,宣王到昭王才开始逐渐向南方发展,昭王在平楚过程中还落水而死。

另外这里还说一下南淮夷给周王室的进贡制度。兮甲盘有记载,淮夷地区一直是周王室重要的财富来源地,各方国都有军队驻守监督,方国以财物输军、输官及即市,而有“华夷”之别。由兮甲盘来看,南淮夷有布帛、粟米、力役、开市之征,“中国”的“诸侯百姓”则仅有开市之征,不即输者要受刑罚,而前者的刑罚较重,后者的刑罚较轻。古代刑之大者为甲兵,因南淮夷受剥削甚重,故反抗特多,而周王朝的东征、南征历世不断。可见西北甲兵而东南财富的格局在西周已露端倪。有《大东》诗歌为证:
有饛簋飧,有捄棘匕。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视。眷言顾之,潸焉出涕。(簋里熟食满荡荡,枣木勺儿弯又长。大路平坦如磨石,笔直好像箭杆样。贵人路上常来往,小民只能瞪眼望。转过头来心悲伤,眼泪汪汪湿衣裳。)
小东大东,杼柚其空。纠纠葛屦,可以履霜。佻佻公子,行彼周行。既往既来,使我心疚。(东方远近诸小国,织机布帛空荡荡。葛麻草鞋缠又绑,怎么能够踏冰霜?得意洋洋那公子,满载车辆大路上。来了去又去了来,教我心痛如断肠。)
有冽氿泉,无浸获薪。契契寤叹,哀我惮人。薪是获薪,尚可载也。哀我惮人,亦可息也。(泉水横流清又冷,砍下柴来莫被浸。忧愁难睡长叹息,可怜我们病苦人。砍下树枝当烧柴,还要装车往回运。可怜我们病苦人,应该休息总不能。)
东人之子,职劳不来。西人之子,粲粲衣服。舟人之子,熊罴是裘。私人之子,百僚是试。(东方各国的子弟,辛苦服役没人问。周人公子哥儿们,衣服华丽多鲜新。就是船夫的子弟,熊罴皮袍穿在身。那些家奴的孩子,个个当差在衙门。)
或以其酒,不以其浆。鞙鞙佩璲,不以其长。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有人饮用香醇酒,有人喝不上米浆。圆圆宝玉佩身上,不是才德有专长。看那天上的银河,照耀灿灿闪亮光。鼎足三颗织女星,一天七次移动忙。)
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睆彼牵牛,不以服箱。东有启明,西有长庚。有捄天毕,载施之行。(纵然织女移动忙,没有织出好纹章。牵牛三星亮闪闪,不能拉车难载箱。金星在东叫启明,金星在西叫长庚。天毕八星柄弯长,把网张在大路上。)
维南有箕,不可以簸扬。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维南有箕,载翕其舌。维北有斗,西柄之揭。(南天有那簸箕星,不能簸米不扬糠。往北有那南斗星,不能用它舀酒浆。南天有那簸箕星,吐出舌头口大张。往北有那南斗星,在西举柄向东方。)
纵观整个西周时期,是东夷各方国部落最惨烈的时期,也是大融合的时期。从商代北淮夷到周初的南淮夷,直到西周后期厉王时期,甚至出现了南夷,可见动荡之深,迁徙路径之广,到春秋初期,东夷各方国已经主动或被动迁到了长江以北流域,各个大大小小东夷方国广泛分布于山东,河南,安徽,湖北等,或为统治阶层,或与当地土著融合,一起融入了华夏大家庭。

春秋战国时期(东周):这一时期主要是大国兼并小国的阶段,所以人口迁徙更频繁,而从西周末年的整个东夷方国分布来看,主要偏东偏南,而这个地域范围,最后又全部归于楚国,而楚国攻打北方方国特别是山东境内的小国家,由于战线太长不好控制,所以大部分都是要人不要地的政策,即空其国,迁其民,所以很多北方东夷后裔都被迁到了长江流域甚至更南,以下只是楚国灭掉的一部分国家,还不包括其他很多不知名的小国家或者部落,比如舒龚,舒龙等群舒,即到了战国末期以至秦汉时期,长江以南已经能见到东夷方国的身影,比如罗国。

640.webp_(1)_.jpg

 
魏晋南北朝时期和北宋:从魏晋南北朝开始,开启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三次或者两次衣冠南渡,北方重心开始南移。这几段历史由于时代较近大家也比较熟悉,就不详细阐述了,大概知道北人的迁徙路径即可。由于八王之乱,导致晋朝政局失控,五胡乱华,相继登场。晋建武年间,晋元帝率中原汉族臣民从京师洛阳南渡,史称“永嘉之乱,衣冠南渡”,这是中原汉人第一次大规模南迁。迁徙路径为河南地区为中心,向南方安徽,浙江,江西北部一带迁徙,湖南北部也接收了少部分,而东夷族群后裔自然也在这个迁徙行列。北宋末年由于靖康之难,北人南迁,迁徙路径同魏晋南北朝时期。

南宋和明朝:南宋末年迁徙路径明显规模很大,由于元朝军队沿着浙闽海岸线一直打到广东崖山,所以大量南迁的北人又继续往内陆迁徙,主要迁徙路径是从江西集合迁往湖南湖北,这也是江西填湖广的前身,江西填湖广,是民间熟语。始见于魏源的《湖广水利论》。系指以江西为主的长江下游人口向中游地区迁徙的移民运动。到了明朝达到顶峰。从大流域看,长江中下游的江、浙、皖、赣约占移民总数的90%。也就是说,长江流域内有—个由东向西的移民趋势,而且是两湖移民来源的主要特征。在这90%中,江西移民又占90%。据推算,两湖人口中有60—70%是江西移民的后代。“居楚之家,多豫章(指江西)籍”。而东夷族群后裔自然也在这个行列。

清朝:明末清初时云贵川地区遭清军、内乱、张献忠等在四川的争夺战造成的多次大屠杀,以及吴三桂在四川发动的三藩之乱所导致人口剧减。康熙平乱后发布《招民填川召》,规定新移民可免几年赋税;100年间大约有600万人迁入四川,其中湖北湖南的就有300万。这就是著名的湖广填四川运动。这其中自然有一拨东夷后裔进入了云贵川地区,和陕西赢姓等东夷西部支系后裔南迁一起进入四川,在几千年后又一次聚到了一起。另外鸦片战争后,珠江流域经济逐渐成为南方地区重心,很多浙闽地区的人迁到了广东海南一带甚至下南洋去往了东南亚,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一部分东夷后裔。

综上所述,东夷集团南方支系这五千年的历史变迁可谓波澜壮阔,既有时代政治,军事的原因,也有自身人口不断增长需要扩张的需求,在变迁过程中,不断融合各个部落群体一起组成了华夏民族的大家庭。由于本文篇幅有限,只阐述东夷集团南方支系的迁移发展历程,下一篇文章会着重阐述东夷集团在夏商周时期都有哪些部落构成及这些部落构成是如何变迁的关系。最后用一张图作为本文的总结。

640.webp_(2)_.jpg

本文最早发布于微信公众号物与人文化传播,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360截图20200107214211052.jpg

 
6 天前 • 上海, 中国
已邀请:
按热门排序    按默认排序

0 个回复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