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保晟 马保晟 祖源分析

再论O1、O2人群的起源

IMG_20220627_084714.jpg


1592042103.jpeg



我对O1、O2人群起源的几点理解:
一,
距今3.6万年,
N和O在昂昂溪、嫩江流域分开。
二,
距今3.1万年,
O1和O2在大安-肇源、松嫩平原分开。
三,
O1b-F838起源于大安-肇源,主体为松嫩平原靺鞨,少数融入匈奴、鲜卑。
O1b-F1199是松花江下游黑水靺鞨-汝真部落。
四,
O1b-page59起源于松嫩平原,然后扩散到洮儿河流域。
主体融入鲜卑,少数融入匈奴和濊貊、扶余。
五,
O1b-P49起源于松嫩平原,少数融入匈奴、鲜卑,主体进入松花江上游、鸭绿江流域,形成濊貊族群。
扶余、濊族、貊族、高夷、良夷、百济,是C1a-M8、C2-F12960、C2-Y176542、N1b-Y63516、O1b-P49、O1b-F2064、O2a-MF357、O2a-CTS682、O2a-CTS257、O2a-F4062、O2a-F2787、O2a-FGC50558多种父系混合的人群。
六,
O1b-M95起源于松嫩平原。
距今11000-10500年,
O1b-M95、O2a-F1234、O2b-Y238031进入鸭绿江流域、黄海平原。
距今8500-8300年,
O1b-M1310、O2a-N5、O2b-Y238031进入淮河上游、南阳盆地。
距今8500-8300年,
O1b-M1310、O2a-N5、O2b-Y238031进入湖南,形成城头山、大溪等水稻种植农耕文化。
七,
O1a-F1009、O1a-F2444起源于松嫩平原。
部分融入鲜卑,部分融入黑水靺鞨-汝真。
O1-MF296922、O1a-MF35811起源于松嫩平原,然后进入松花江下游,融入黑水靺鞨-汝真。
八,
O1a-M110、O2a-B451、O2a-Y26395起源于松嫩平原。
距今11000-10500年,
O1a-M110、O2a-B451、O2a-Y26395进入黄海平原。
距今10500-9500年,
O1a-M110、O2a-B451、O2a-Y26395进入太湖平原、钱塘江流域。
距今5300-4300年,形成良渚水稻种植农耕文化。
九,
O2起源于昂昂溪、松嫩平原。
O2a-F915、O2b-F1024进入松花江下游,融入黑水靺鞨-汝真。
O2a-F325进入洮儿河流域、东辽河流域,融入扶余、匈奴、鲜卑、鞑靼、沙陀、汝真、蒙古诸族。
O2a-F444在嫩江流域、松嫩平原,融入鲜卑、女真、药罗葛、扎剌亦儿诸族。
O2a-F8进入大凌河流域,形成红山文化。
O2a-F2137为牛河梁文化人群。
距今5500-5300年,
O2a-MF15397、O2a-Z44091诸支从老哈河流域、大凌河流域迁徙到汾河流域,形成陶寺粟种植农耕文化、原始汉语人群。
O2a-CTS1642进入渭河流域,跟D1a-N1、D1a-P99融合,形成原始藏缅语氐羌人群。
十,
距今9000-8800年,
N2、N1a-L666从嫩江流域北上贝加尔湖、安加拉河流域,跟R1b-PH155、Q1b-L330、Q1a-M25、O1a-M120融合,形成叶尼塞语-北狄人群。
距今4500-4300年,
N1a-F4205、N1a-M2058从外贝加尔进入安加拉河流域,跟叶尼塞语人群融合,形成原始突厥语-丁零人群。
十一,
N1b-F2905进入西拉木伦河流域、老哈河流域,形成兴隆洼、红山等粟种植农耕文化。
距今5500-5300年,
N1b-SK1508、N1b-M1877从老哈河流域迁徙到渭河流域、汉水流域,形成藏缅语-巴蜀人群。
N1b-Z4784、N1b-Y24191留在西拉木伦河流域、老哈河流域,融入鲜卑、乌桓、契丹。
N1b-Y63516进入鸭绿江流域,融入貊族、高丽。
2022-06-27 • IP属地埃塞俄比亚
按热门排序    按默认排序

15 个回复

yy无底线
我支持楼主,从考古学看南线完全不靠谱
IMG_343037_1080500.jpeg
这是古北欧亚人血统在现今人类中比例图。走北线P占比这么高,O这么低?
马保晟 [禁言中]
关于NO松嫩起源,证据太多了,多如牛毛。
这里简单罗列十大依据:
一,
N和O在嫩江流域分家。
N1和N2、N1a和N1b、O1和O2、O1a和O1b、O2a和O2b,也在嫩江流域分家。
然后N2、N1a-L666北上贝加尔湖,N1b-F2905南下西拉木伦河流域、老哈河流域。
二,
O1b-P49是松嫩平原濊族,然后南下松花江上游、鸭绿江流域、朝鲜半岛,跟鸭绿江流域貊族融合,形成濊貊人群。
三,
O1b-F838在松嫩平原、松花江下游,主体在黑水靺鞨,部分融入匈奴、鲜卑。
这两支清晰地指向:
O1b-M268起源于松嫩平原。
四,
国内发现的3例O1*样本、9例O1a*样本,都是嫩江流域、松花江流域出来的蒙古-女真。
O1a*余姓为主,分布在周口、襄阳、遂宁、成都,从样本分布判断,是襄阳战争、钓鱼城战争时期驻扎的蒙古大军,玉里伯岳吾军事集团。
五,
O1a-F1009、O1a-F2444是松嫩平原东胡-北扶余人群,部分融入匈奴,部分融入鲜卑,部分融入女真。
六,
O1a-F492、O1a-FGC66056也是东胡-北扶余人群,部分融入匈奴,部分融入鲜卑,部分融入女真。
FGC66056徐姓簇,也是玉里伯岳吾军事集团。
这些分支也清晰地指向:
O1a-M119起源于松嫩平原。
七,
南岛语人群O1a-M110、O2a-B451也是从松嫩平原南下。
看父系数据,脉络不太清晰,可以研究一下南岛语人群的母系: Y2a和D4a3b1。
南岛语人群的母系脉络非常清晰:
距今6500-6000年在松嫩平原,距今5700-5500年南下太湖平原、钱塘江流域,距今5200-5000年进入福建。
八,
O2a-M117、O2a-F8在西辽河流域,下游大多分支是西辽河流域夏家店文化人群-乌桓人群,距今5500-5300年迁徙到渭河流域、汾河流域的只是O2a-CTS1642、O2a-MF15397等少数几支。
九,
关于O2a-F444起源于松嫩平原,证据很多,这里且举6例:
1.
O2a-F748是东胡-女真。
2.
O2a-CTS682是松嫩平原索离人群,距今2100年南下,融入扶余-高句丽。
3.
O2a-F275是东胡人群,部分融入匈奴,部分融入鲜卑,部分融入扶余。
4.
O2a-F209是东胡人群,部分融入匈奴,部分融入鲜卑,部分融入扶余。
5.
O2a-F14338是东胡人群,部分融入药罗葛,部分融入慕容,部分融入女真。
6.
O2a-L1360是嫩江、大兴安岭的东胡部落。
公元前206年,冒顿单于把部分人口迁置到色楞格河,形成药罗葛部落,留守大兴安岭的部分形成扎剌亦尔部落。
至于如何论证某支是慕容,某支是药罗葛,以前发帖论证过,此处从略。
十,
关于O2a-F325起源于松嫩平原,证据太多了,俯首皆是:
O2a-MF7367、O2a-MF1155、O2a-SK1698、O2a-SK1692、O2a-F4062、O2a-F930、O2a-F270、O2-F539、O2a-CTS257、O2a-CTS1621,都是松嫩平原、洮儿河流域东胡人群,部分融入匈奴,部分融入鲜卑,部分融入扶余-韩日人群。
东胡随匈人、突厥、蒙古一波又一波西征,开到西域、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土耳其、阿塞拜疆、亚美尼亚、阿尔巴尼亚、克里米亚鞑靼、伏尔加鞑靼,乃至马耳他、巴伐利亚。
IMG_366592_10801080.jpeg

IMG_186181_634547.png
我支持南线说,K2分化地在东南亚,可能就是古巽他大陆,NO分化地在中国,我们祖先可能在冰期生活在黄海东海大陆架(冰期海平面下降,当时是平原),后来冰川消融,各大支系被古河和海水分割开来,分别上岸。
马保晟 [禁言中]
所谓K2东南亚起源,一些基本的考古常识和分子人类学常识都不具备,闭门造车纸上谈兵瞎扯淡而已。
一,
在旧石器时代,人类繁衍生息和发展壮大,离不开两大资源: 丰富的水资源和动植物资源。
放眼整个欧亚大陆,这样的风水宝地只有三块: 多瑙河下游-伏尔加河下游黑海地区,贝加尔湖,黑龙江流域-松嫩平原。
二,
在旧石器时代,人类在气候、环境、动植物资源相似的同纬度地区之间迁徙是常见的。
比如,K2、C2、C1a-M8从黑海、伏尔加河到西伯利亚,再到贝加尔湖,再到嫩江流域、黑龙江流域。
或R1a、R1b-L754从贝加尔湖到伏尔加河、黑海草原。
跨越巨大的纬度,在气候、环境、物产资源迥异的地区之间远距离迁徙,对旧石器时代的人类来说难度非常大。
比如,虽然晚期智人进入美洲之后迅速扩张到美洲南部,然后在北美、中美、南美三大区域、三大人群之间就极少有人口、物产、技术的交流和互动了。
因为不同地区之间气候、环境、物产差异巨大,不具备频繁交流互动的外在条件。
三,
从多瑙河流域到顿河流域、鄂毕河流域,再到贝加尔湖、黑龙江流域、燕山,一路都有F、K2a、K2b、C1、C2古样本,晚期智人的起源地和迁徙路线脉络清晰。
四,
但凡具备一点基本的考古知识,都知道,在东亚地区,细石器技术的传播,有两条主线:
一是从贝加尔湖到鄂尔多斯、山西、河南,然后往甘肃、青海、西藏、云南扩散,年代距今3.5万年到7000年。
鄂尔多斯最早,距今3.5万年,青海贵德和云南保山最晚,距今7000年。
二是从黑龙江流域、松嫩平原往长白山、桑干河流域、黄河流域扩散,年代距今2.8万年到1.2万年。
距今3.5万年到1.2万年这段时期,从未有任何考古文化,从越南、岭南北上黄河流域。
五,
从旧石器时代到1000年前的塞尔柱大扩张、800年前的蒙古大扩张,人类只有一波又一波从寒带地区往温带地区的扩张,从未有从低纬度地区往高纬度地区扩张的历史。
六,
一切线索和答案,都在yfull上。
NO、C2、C1a-M8都起源于嫩江流域、松嫩平原,是同一个族群。
O1和O2、O1a和O1b分家,都是在松嫩平原。O1a、O1b、O2a都有一些人口西迁,融入匈奴、突厥。
这些脉络在yfull上清晰可见。多少有点眼力,都可以在yfull上看到这些脉络。
这个挺颠覆我的认知的,有机会可否具体论证一下,这个看起来更像结论
我是C-Y176542
[ 由于内容不当, 此内容已被隐藏 ]
NO分化都不在今天的中国版图上,NO分化不在印度就在今天的缅甸。
马保晟 [禁言中]
NO印度-缅甸起源这个观点,毫无逻辑可言,也没有任何考古证据支持,就不要跟我讲了。我也不参与讨论这种可笑的理论。
1.
印度-缅甸起源的N2,为啥距今9000-5300年出现在贝加尔湖和西伯利亚?而不是缅甸、东南亚?坐飞机飞过去的?!
2.
印度-缅甸起源的N1a-P43,为啥距今9000-4300年出现在贝加尔湖、阿尔泰?而不是云南、广西?
今天的缅甸、云南、广西有几个N1a-P43?
3.
印度-缅甸起源的O2a-FGC50558,为啥距今8000年出现在朝鲜半岛南部,而不是缅甸、泰国?!
4.
奇和洞11000年的M110,广西8500年的N5,脉络非常清晰:
距今11000-8500年,
走鸭绿江-黄海平原南下的早期人群。
距今11000-8500年这段时期,
早期扩散的只有O1a-M110、O1b-M1310、O2a-N5这样少数3-5支。
O1、O2绝大多数兄弟支,依然在松花江流域大本营。
多数N6、M7、M159、F2787之类根部分支,都是唐朝时期、金国时期、元朝时期才扩散出来的靺鞨、女真、蒙古诸族人群。
5.
最后,为数不多的O1*、O1a*,看姓氏和样本分布就非常明确:
公元1234-1275年参与襄阳战争、钓鱼城战争的女真军队,余姓军事集团-玉里伯岳吾军事集团。

如果一个人眼拙到连这些基本的东西都看不出来,就不要出来谈论NO起源这样的深度话题了,为世人徒增笑料和谈资罢了。
马保晟 [禁言中]
讲NO东南亚起源这帮人,
基本的常识都不具备:
距今35000-7000年,
细石器技术从贝加尔湖往黑龙江-松花江-长白山和宁夏-甘肃-青海-云南两个方向扩散。
再有深度一点的话题,就更是免谈了。
2daa96aea8c2776ea3dba586189f5a6a.jpg
什么塞尔柱?不脸红吗
人类从非洲走出来一路向东,到了南北走向喜马拉雅山脉以及庞大的青藏高原所阻断,那么进入东亚只有两条路,一个是沿着印度洋北侧孟加拉国、缅甸经过云南进入东亚,另一条路线就是从喜马拉雅山脉北缘广阔的新疆、阿尔泰等地区进入东亚。如果南线进入,那么中国南方人,特别是两广,应该和印巴、南亚本土人群的近黑肤色应该差不多。另外石峁遗址、红山文化等都有悠久历史。如果是南线,那么古人有什么理由在南方潮湿温暖的环境中不呆,跑到寒冷的北方生存?衣不遮体食物短缺,说不过去。O1不敢说,但O2应该是由北向南发展的过程。中国考古学之父李济说过:“长城以北、列祖列宗“。这八个字很有深意。
我是蒙古族为什么变成北方汉族?真奇怪!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