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2.22春节放假期间将停止收发货及样本处理,节前最晚发货时间为2月10日17:30。感谢大家这一年的支持,祝大家新年快乐!

WeGene登陆生物人类学顶尖期刊《美国体质人类学学报》

新闻来源: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02/ajpa.23291/pdf   发布时间: 2017-08-31

近日,生物人类学领域的顶尖期刊《美国体质人类学学报》(《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al Anthropology》)在线发表了来自甘肃政法学院甘肃省证据科学重点实验室、厦门大学人类学与民族学系、WeGene 的研究人员取得的关于藏彝走廊人群历史的最新研究成果。

藏彝走廊,是中国著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费孝通在上世纪 80 年代提出的一个地理概念,主要是指四川、云南西部及藏东横断山脉高山峡谷区域,该区域因为有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岷江六条大江自北向南流过,形成若干南北走向的天然河谷通道,自古以来就成为众多民族或族群南来北往、频繁迁徙流动的场所,也是沟通西北与西南民族的重要通道。

研究人员使用了 WeGene 的基因芯片,对取自甘肃的藏族和汉族样本进行全基因组水平上 60 万位点的分型,与已发表的东亚各现代族群和古 DNA 进行比较分析,精细解读了藏彝走廊的人群混合历史。简单来说,就是可以从基因上看到不同族群是在什么时候融入的。

文章的通讯作者王传超博士,在哈佛医学院任博士后和德国马普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任博士后、助理研究员期间,师从国际生物人类学著名学者 David Reich 教授和 Johannes Krause 所长,现在作为厦门大学南强青年拔尖人才支持计划引进人才继续从事生物人类学研究工作。

王传超博士表示,随着高通量测序和分型技术的不断发展和广泛应用,近年来使用全基因组水平的遗传学数据解析古今各族群的起源、迁徙、混合历史已成为世界范围内的研究热点,而涉及到汉藏起源过程的关键地区如藏彝走廊地区,相关研究却极为缺乏。

鉴于此,他们跟 WeGene 的生物信息团队一起设计了包含大量 Y 染色体、线粒体及其他常染色体上的共 60 万高质量位点的基因芯片,并以藏彝走廊北部的甘肃汉藏人群为研究对象,追溯其族群混合历史。

研究人员发现位于藏彝走廊的藏族、彝族、纳西等族群在遗传水平上也是处于 “汉藏之间”,可认为是由高原上的藏族(比如西藏藏族)和平原地区的汉族、南方少数民族经不同比例混合而形成的,比如云南藏族有 90% 的祖源来自高原藏族,而纳西族有 80%,彝族则降至 70% 左右。甘肃的藏族和汉族还含有低比例的西方人群的混血,约占到 2%-3% 左右,这一混血可追溯到大约 600 到 900 年前,可能是由于丝绸之路上的商贸活动的西方人群带入的。

文章另一位资深作者(senior author),同时也是 WeGene 首席技术官的陈钢博士表示,WeGene 通过与赛默飞、华大科技、DNA Genotek 等全球一流的合作伙伴一起努力,在 DNA 样品质量、基因组数据质量等方面投入巨大,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质量可靠,还能让这些基因组数据为中国人群的起源、迁徙和混合的生物人类学研究作出贡献。现在看来,这些数据已经经过了同行专家评议,获得了业内人士的广泛认可。

据悉,除了人类学方面的研究项目以外,WeGene 也正与上海交通大学、济宁医学院等机构开展关于尼古丁成瘾易感性、酒精成瘾易感性、女性痛经遗传因素等研究合作项目。



参考文献:Yao HB, Tang S, Yao X, Yeh HY, Zhang W, Xie Z, Du Q, Ma L, Wei S, Gong X, Zhang Z, Li Q, Xu B, Zhang HQ, Chen G, Wang CC. The Genetic Admixture in Tibetan-Yi Corridor.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al Anthropology, 2017, DOI: 10.1002/ajpa.23291.
 
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