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nee horinee - WeGene 常驻活跃分子 双相型障碍
置顶

微基因和我的故事 | 双相型障碍患者的“钟摆”人生

WechatIMG153.jpeg

      微基因有不少用户都挺年轻的,这些年轻人对生物、对基因、对自己身体的一切充满好奇,所以他们愿意花几百块钱去做一次自我探索。今天的主角贝贝就是一名在读大学生,她读的是澳门大学的王牌专业会计,但她有一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同时还是一名双相型障碍患者
 
      这是一种精神疾病,双相指的是抑郁相和躁狂相,两者会反复交替出现。抑郁的时候心情低落、自卑厌世,躁狂发作时又变得心情高涨、精力异常旺盛。因双相抑郁发作时与单相抑郁发作的症状很像,但两者治疗方案有明显差异,若被误诊对后续治疗会有很大影响。
 
      通过了解发生在贝贝身上的故事,也许能让你对这个疾病有更深入的认识。

WechatIMG143.jpeg

      跟现在很多年轻人一样,她对未来其实还是很迷茫的,包括在选专业的时候,要么是误打误撞,要么是随波逐流。
 
      也跟很多年轻人一样,纵使有一些迷茫,她也从没想过放弃自己,一直努力想让自己变得比同龄人更优秀一点,并不想枉费自己在大学的时光。所以贝贝参加过学校的中英文辩论队,主动学习过统计,还找了一个很优秀的心爱的男孩子谈了一场恋爱。“我特别渴求成功,尤其是那种金闪闪的与众不同的。”
 
      希望和失望总是相生相伴,到了大三,贝贝开始寻找实习,即将要进入社会体验更多的人生百态,却因为政策和专业的原因无法找到称心的工作。而男朋友一如既往地优秀,顺利完成了实习和升学,周围其他同学也陆续找到出路,只有贝贝一人还一事无成,“我周围的人都很顺利,就我一个人站在原地,感觉大家都在向前走,就只有我。”逐渐地她开始产生一种强烈的自卑感,开始疯狂地自我否定,突然之间仿佛所有的能提供多巴胺的快乐源泉都被切断了。
 
WechatIMG154.jpeg


       那个时候贝贝有想过休学调整,但被父母劝住了:“如果你休学,接下来的一年你会更加难过”,听从了父母的建议,最终没有选择休学,回忆起当时的状态,她是这么说的:“我面前的选项好像突然只有难过和更难过两种。”继续回到学校后,但状态并没有任何改变,把很多课都翘掉了,一个人待在宿舍里。
 
       有一次,贝贝的澳门通行证已经到期了,如果再呆在澳门就要每天交500块罚款。但她完全不想出门,明明不需要睡觉,还一直在床上躺到下午三四点,直到办理续签的事务所关门。“我去不了北安事务所了”,这种想法使她莫名地兴奋。
 
      和白天相反,夜里的贝贝总是很兴奋,思维也很活跃,会突然幻想自己脱离大学轨迹找其他工作,偶尔还会异想天开想去做一些法律之外的事情。
 
      这段期间,贝贝基本都待在室内不愿出门,如果非要逼自己出门,前一天就会情绪崩溃,大哭完后就倒头大睡,就这样状态反反复复了很长一段时间,状态完全不见好转,甚至开始有了自杀倾向,贝贝的父母赶紧带她去接受治疗。

WechatIMG144.jpeg

      在去医院之前,贝贝就买过微基因做过检测了,但她并不是想要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她当时的想法其实是这样的:“在离开世界前也要先看看我的万有之初——基因是怎么样的。”
 
      她曾经也在网上查了很多心理方面的资料,怀疑过自己是不是边缘型人格障碍,但又觉得有些地方对不上。虽然大学里有心理咨询师,但她也从来没去过,因为她当时觉得自己不可能会变好。
      
      只是,没想到这份检测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贝贝的健康风险中,风险最高的一项是“双相型障碍”,是常人的7倍有余,文献涉及的11个基因中,有10个都显示的是高风险。
 
      所以在去医院的时候,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的问题,也跟医生沟通过这个情况,减少了被误诊为单相抑郁症等其他精神疾病而耽误宝贵的治疗时间。
 
      被确诊后,贝贝就去休养了,她偶尔会回忆起过去的事情,也会翻看从前的日记,发现高中的时候她的状态就时好时坏,“那时候就已经用‘钟摆’来形容了。”
 
      休养期间贝贝找回了一些生活的乐趣,因为休养的地方有很多小动物,刚好她又非常喜欢动物,一切又往好的方面发展。
 
      但在回校没多久,她又开始了二次发病,而且比上一次更严重,不断地跑去同一个地方思考如何结束自己了无生趣的人生。家人发现她不见后也到处找,最后把她送去了珠海接受治疗。
WechatIMG158.jpeg

      治疗期间贝贝是一把一把地吃药,药物能让她保持镇静。这个学会计的小姑娘,对许多拗口的药物居然都信手拈来。
 
     “有一种叫西酞普兰的药,那种药真的很神奇,吃了以后的第二周,整个人都好起来了。”
 
     “有一种药叫奥氮平,那种药吃了会让人发胖,而且那并不是你吃了药就发胖,这种药会增强你的食欲,然后你就在吃东西的罪恶当中发胖,这真的是,我的天呐,好像是双重暴击一样。第一,你胖了,第二是因为你吃了发胖,所以就从整个表观去看的话,就是整件事情都很自作自受。”
 
     “后来就把那种药替换成了富马酸喹硫平,这些药的名字听上去都很诡异的,然后换成这种,其实也没好多少,但是入睡的那种感觉就没有那么难受。”
      
      这些药物能帮助她把上下翻动的情绪抚平,比如把“躁”的情感能量平摊到日常,再缩短“郁”的时间,让每一天的情绪波动更加平稳。但代价是每天都起不来床,“不是让你觉得困,而是打心眼里就不想来起的那种感觉,但是实际上你必须有很多事情要做。”
WechatIMG157.jpeg


      有时贝贝会睡上整整两天,接下来连续清醒30多个小时,睡眠作息十分不稳定。她也有尝试过各种方法让自己过得更规律,比如爸爸打电话叫起床,和朋友约时间发定位,但事实是她会假装起床然后继续睡,会给朋友发假定位应付过去。
      
      同时她也在接受心理治疗,每次治疗都要花500块钱,45分钟一次。她非常鼓励有相同问题的人去找心理咨询师,因为从咨询师会给人以一种鼓舞和包容的感觉。她的心理咨询师不建议她用躁和郁来描述自己的状态,让她更平和地把这两种状态视为普通的开心和不安,就和其他人一样,“他有时候这么一说,我还觉得真是那么回事,我心里知道这是一种催眠,或者这是一种心理暗示,但是还真的就有用。”后来贝贝也不再用这两个词去描述自己的状态了。

WechatIMG147.jpeg

      作为过来人,她觉得在被确诊前后,是最“凶险”的时候,很容易就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所以她建议在确诊之后,不要完全闲着,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一旦做成了一些事情有所建树,会成为自己往前继续走的一个推动力。
      
      在问到她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时候,贝贝一直在很真诚地建议同病相怜的人们去寻求帮助,“网络上的心理咨询、电话咨询,我觉得都可以尝试一下,因为我跟朋友打电话的时候都感觉很好,反正应该去试一试。还有不要对人生失去希望,大概是这样吧。
 
      贝贝目前还在和疾病抗争着,但是她已经不是束手无策孤独面对了,每天会好好吃药,也会去找心理医生聊,相信终有一天,这位年轻的姑娘会战胜这两只情绪怪物,继续她美好的人生。
WechatIMG156.jpeg



跟我们分享你的故事
1555323079246.jpg
用户故事征集计划.jpeg


 
2019-04-15 • 深圳市, 广东, 中国
已邀请:
按热门排序    按默认排序

5 个回复

我的读后感:
1澳门大学全网选修课《创意》在一个慕课平台上学过,不愧为名校,确实收获很多。
2因为原生家庭里有直系亲属确诊为一种精神疾病并在吃药以及出门走几分钟就是著名的脑科医院,对脑科学接触早也比较感兴趣,前不久有幸参与一些科研活动懂了好多,然后实在是感觉被研究疯了去三甲专科临床去咨询了心中的困惑,目前看来临床很有可能是不怎么关注遗传的(我挂的是主任级别的号),反倒是对此时此刻的你感兴趣,而且是凭借经验来观察你的言语表情,各种量表什么的也仅仅是辅助。当然,如果自己知道的遗传风险也是可以和医生说一下。
3去专科医院确实是捷径,因为有时候你所谓的亲朋好友也不一定是完全心理健康的。
加油
建议挑些普适性高的故事,才会有更多人愿意看(在那之前,估计没几个人投稿吧)
我想问问 我这种症状算不算双相。最近遭受了身心上的重大挫折,但是工作还得继续。今天有一会儿难过了,一边哭一边工作。那点机械工作停不下来了,也不是很急的事。
Colorfully - WeGene社区常驻活跃分子
心疼。。。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